中文 English

AI博士从无人问津到备受追捧,陈宏揭秘中国产业变迁史 | 《中国企业家》

时间:2019-07-12

陈宏认为,当很多技术发展不成熟时,个人再努力也没有用,而现在时机终于来了,陈宏也以一个投资人的身份参与到这场技术变革中。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碧雯

编辑 | 马吉英


熟悉陈宏的人通常不会以职位来称呼他,而会称他为“陈宏博士”,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陈宏博士念的学科是人工智能。


陈宏是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CEO。


“1991年当我拿到人工智能博士的时候,人工智能博士是找不到工作的,而如今人工智能的博士出来一堆人去抢。”陈宏认为,当很多技术发展不成熟时,个人再努力也没有用,而现在时机终于来了,陈宏也以一个投资人的身份参与到这场技术变革中。


“创新是一个机会,创新在资本的支持之下,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让陈宏印象深刻的是,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如商汤科技、Face++已经变成估值几十亿美金、逐渐接近百亿美金的公司,追平了行业中发展几十年的元老。


另一个让投资人将目光聚焦的领域是企业级服务。


陈宏介绍,美国上千亿市值的企业级服务企业大概有6家,上百亿市值的有20多家,10亿美金以上有30多家,而国内目前还没有出现超过百亿市值的企业级服务公司。


中美之间的差异、人力成本的上升都为国内企业级服务市场带来新机会。据陈宏介绍,最近两年汉能投资集团企业服务领域交易超过28亿美元,服务的企业包括金山云、芯盾时代、销售易等。


在7月8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新领袖创新大课暨2019(第十九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上,陈宏分享了他对于国内企业级服务市场机会的研究和看法。


以下为陈宏演讲整理(有删减):


中国过去的20年,我们享受了消费互联网的发展,下面的10年、20年我们将会享受科技的力量。


中国风险投资和并购市场爆发的十年


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左边蓝色是投资数量,红色是投资金额,可以发现到2018年,整个投资金额基本上是非常健康和快速地发展。VC、PE行业中大概有1万多亿人民币是投在股权里面的,这个量实际上不小。


我记得2003年,投资圈、VC圈开年会也就是三四十个人坐几桌,全中国90%的投资大佬都来了。今天VC/PE界从业人员应该有二三十万人,可以感觉到巨大的市场,巨大的资金量投入到了这个行业。这也是为什么在消费互联网这个行业里面,很短时间内就创造出来独角兽,并且创造出非常伟大的企业。因为在互联网特别是消费互联网里,“赢者通吃”这个概念是根深蒂固的。资金的加码与创业者的梦想合在一起可能就能建造伟大的企业。


1.2019年投资为何下滑?


2019年,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都急剧下降,我个人感觉归于几个原因。


第一,很多企业上市后开始破发,现在市值低于上市之前估值的情况屡见不鲜。


第二,过去中国发展有两种资本一直帮助企业发展,一种是美金资本,很多中国上市公司都是用美元基金投的,最近几年也有很多人民币基金崛起,加在一起是这个总量。而2018年资管新规实施以后,很多人民币基金在融资方面出了很多问题。


第三,中国经济环境的影响。很多人民币基金LP跟美金不一样,美元都是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长线基金比较多一点,在中国也赚了很多很多钱。但是人民币基金很多LP除了政府以外,就是大型企业家。大家注意到在过去12个月,很多有资本的大型企业家都没钱了,这也导致了投资金额在2019年有下降的趋势。


2.并购交易活跃背后


另一方面,并购交易并没有减弱。VC和PE旗下一些基金到期要退出,我们发现很多公司被卖掉,实际上是VC和PE在退出诉求之中所产生出来新的诉求,就是找买家去融资,结果买家觉得这个企业不错,希望能多参点股或者直接买下来,大家觉得价钱不错也就退出了,所以这个市场的交易量在逐渐地增加。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就导致了第一张图,资金大量出现。但是大量的钱在这里面不是投高科技的企业服务的公司,真正拿到钱的都是消费型公司,包括蚂蚁金服一次就可以融到140亿美金,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在行业里面的一些状况。风险投资和并购在过去十年之中对整个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增长起到巨大的作用。


中国消费互联网二十年


从最早的1997年,像网易、搜狐这样的公司开始创业,基本上开启了互联网的局面,到1999年的时候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创立,也就是现在的BAT。那个时候是网吧时代,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社区。同时在应用层面,像携程这类公司产生,利用互联网的技术使得我们订票各方面变得更加简单。


2003年、2004年以后,新的家庭时代就开始产生了,家里的PC变得越来越普遍,又有一堆新的公司产生,如京东、唯品会等。


在2009年、2010年,特别是随着苹果手机的出现,手机跟我们随时随地在一起,新的模式就产生了,比如知乎、今日头条等。今日头条产生的时候做得非常简单,就是通过AI技术,让读者根据喜欢的东西来阅读。那个时候其实新闻端已经很多了,像搜狐新闻端、新浪新闻端、腾讯新闻端,但是作为一个新的公司,今日头条利用新的技术和新的方式,突然就产生了流量。今天今日头条不管从营业规模还是市值/估值上来讲,在中国互联网公司排前三应该没有问题。



1.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创业机遇


当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带来了支付的可能性,像微信支付、支付宝就像是随时可带的支付钱包,使得我们购买服务变得更加容易。


如果是做传统to B的企业服务,你会发现每一个客户你都要去销售,这样你的销售能力各方面都蛮难的,而随着移动互联网出现,只要产品足够好,APP就可以迅速变成你的销售渠道。再加上有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增加了应用的收费能力。所以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很多年轻人创办的企业在很短的时间(两三年)之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企业,像拼多多就是属于这类。


2.投资人的好时光 


中国消费互联网过去的20年给我们带来了巨大机会,也给投资人带来巨大回报,这就是为什么到今天为止美元主流基金融资还是比较顺利的,因为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增加,移动互联网各方面的完善,国外投资人赚了很多钱。


中国互联网很多企业,商业模式非常简单,我是百度,就像美国的Google,投资人一听就明白了。在这个时候国外的投资人,特别是美元投资人就追逐有梦想的创业者,给他们提供大量的资金,使得他们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能跑到行业头部,头部效应使得他们可以阻止其他新兴企业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投资圈会聚团投资好企业的原因。


中美科技企业格局对比


美国排名前20名的上市科技公司中,to C跟to B是平分秋色。而在国内,前20名上市科技公司中,主流的还是to C的企业,to B相对比较小,像科大讯飞、用友网络等,实际上市值还没有超过100亿美金,这方面中美之间差别非常大。


1.创新+资本=中国科技企业迭代


在中国的信息化过程中,跟美国相比,能列出的企业服务的名单还是非常少的。我记得第一次跟软通动力合作的时候,他就三四百个员工,现在都是4万~6万员工这样的规模企业。这些企业发展是非常快的,但是在资本市场上没有享受到to C企业那样的高估值。


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可能这些公司PE市盈率也比较低,整个国内企业服务类的公司还没有得到那么多的欣赏;另一方面可能投资人比较少,价格炒不起来。


但是不管怎么样,中国互联网技术一直在革新,也一直在迭代。从90年代用友、金蝶、东软到新一代科大讯飞、启明星辰,今天在整个科技行业里面把它们叫传统企业。


但是我们也会看到另外一波企业,比如人工智能公司商汤科技、Face++,其实已经在这个行业里面变成估值几十亿美金、逐渐接近百亿美金了。


短短几年,这样的企业的营业规模/估值已经逐渐追平了在这个行业里面很多年的元老了,所以创新是一个机会,特别是创新在资本的支持之下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2.企业服务类项目的中国机会


除了中美之间市场的差距,不断上升的人力成本也为企业服务类企业带来了机会。


首先,国内人力成本越来越高,过去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把一大堆人丢进去,我觉得这种方式已经很难去处理复杂的问题了。


其次,人力成本增加很快。以前工程师很便宜,现在一个工程师的薪水越来越贵。在这种情况下提高经营效率是企业服务软件和高科技技术最重要的任务。


现在讲产业互联网,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提高,需要把传统很多分散的资产等用高科技的技术连在一起,进行大数据分析,提高数据使用效率。而且随着全球人口红利消失,光靠人的成长,已经到了一定阶段,to B这个方面也开始进入平台化的过程。


此外,当很多技术发展不成熟时,个人再努力也没有用。我记得1991年拿到人工智能博士的时候,人工智能博士找不到工作,但是现在时机到了,它就有这样的市场。


中国现在在大量铺5G,因为5G可以跟4G兼容,很多在4G上想象不到的一些应用产生了,我觉得这也驱动很多创新者进行创新和创立公司。


以云计算为例,根据Gartner的数据,美国云计算市场规模目前为908亿美元,而中国只有34亿美元。这说明什么呢?市场非常大。我们服务了很多云服务的公司,发现不单单是BAT在做云,包括用友、金蝶都在做云。


5G出现以后也会进行大量的光纤铺设,后端也要非常强势。在这个情况下其实想象空间还是蛮大的,这就是为什么云的公司最近特别热。


看一下美国上千亿市值的企业,上百亿市值的企业有20多家,10亿美金以上有30多家。而国内上面两个框基本上空白的。如果这是空白的,大家认为这里面有机会,所以VC、PE会跟着进来。


to C与to B 的三大差异


1.赢者通吃VS逐一攻破


to C和to B有一个巨大的区别,to C追求的经常是一个应用程序迅速成为行业第一名或者第二名,把第三给干没了。在移动互联网上可以通过APP来杠杆它的销售能力,快速发展,然后用资金补贴方式让它得到更多用户,只要12个月的留存率达到25%~30%以上,每个活跃用户每天有一定时长的使用,那么活跃用户数×时长就是这个公司的价值,所以“赢者通吃”这就是消费互联网里典型的特征。


但在企业服务里面就并非如此了。你把一个产品卖给招商银行、工行,你得一单一单去打,跟他的CIO去打交道说服他们。所以你不可能像消费互联网成长那么快,每一年几倍成长,可能50%、100%就是非常不错的数字了。


不过to B企业的发展不会大起大落,一旦进入以后,它的可替代成本会增加。而且这类企业没有办法赢者通吃,可以多家并存,风格各不一样。


2.消灭对手VS变成队友


to B需要有很多线下的销售团队,这个时候作为一个CEO来驾驭一个很庞大的线下团队——不管这个团队是直销还是通过渠道,需要的管理能力不太一样。


行业领导者想要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它有两个选择,要么建立自己的团队,把这些竞争对手一一打掉,要么使他们变成我的一部分。基本上美国主流的企业服务公司都是通过并购产生的。


企业服务里允许多产品多子品牌,而在消费互联网里面,像腾讯有一个微信就可以了。


这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一些机会。像消费互联网时代,某几个投资人集中投了几个顶级企业,赚得一塌糊涂,而另一些投资机构则血本无归,在企业服务投资中,事情发生了变化。


3.低毛利VS高毛利


在商业模式上,中国消费互联网最赚钱的模式还是广告模式,百度实际上是一个广告公司,腾讯主要是广告来赚钱的,阿里巴巴实际上是商家排名,也是广告公司。这些公司相对来讲利润率就比较高。做交易的这些公司,毛利率比较低一点,像京东就是典型的例子。


而在企业服务里面,一般企业毛利率都比较高。毛利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很正常的。


我们认为未来是美好的,行业会有巨大的空间。在这个行业里,也会像之前二十年消费互联网一样产生巨大的公司。